澳门真人平台娱乐

新能源资讯:BP发力天然气 “攻”占欧市场

2016/7/11 16:50:47??????点击:

身上背着几十亿美金漏油罚款的英国石油企业(BP),近年来一直是“吐”得多“吃”得少。一方面是迫于股东和投资者“提高分红和股利”的压力;另一方面,资产老化和产量下降,也迫使其不得不“紧衣缩食”,择机出售非核心和低效的资产。截止到目前,BP已经剥离了370亿美金的资产。

  对于“缺钱”的质疑,BP回应称“不会将钱浪费在不值得的资产上”。日前,BP终于大手一挥,重金拿下了两个天然气项目——阿曼的Khazzan致密气田和阿塞拜疆的Shah Deniz天然气田。此番出手向业界传递出一条清晰的信息:BP要发力天然气!

  致密气田投资,占阿曼GDP1/5

  12月16日,BP和阿曼政府签署了长达30年的天然气产量分成和销售协议,前者将负责开发阿曼的Khazzan致密气田,预计项目投资约160亿美金。

  根据协议,阿曼政府拥有55%的天然气销售收入,剩余收入在扣除相关成本和税费后,BP将根据股权比例和阿曼国有石油勘探和生产企业(OOCEP)共享,后者拥有Khazzan项目40%股权。

  BP表示,过去几十年里,其在美国成功提取出致密气,将把这些经验和技术带到阿曼,将Khazzan打造成阿曼致密气开发的旗舰项目。BP还打算开发阿曼的61号天然气区块(Block 61),如果Khazzan项目进展顺利,61号区块合作开发事宜也将提上日程,OOCEP拥有该区块40%的股权,BP持剩余60%。

  早在2007年,BP就获得了Khazzan气田的特许经营权,随后展开了调研和评估工作,但该企业与阿曼政府始终无法就开发和分成达成一致,致使开发工作拖延至今。

  BP表示,将在1100平方英里的地区展开勘探工作,未来15年内钻300口井。截至目前,该企业已经在Khazzan气田投入15亿美金,包括地震测试和前期可行性钻探工作。

  根据调研结果,BP估计Khazzan目前可开采量约70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,随着勘探力度逐渐加深,预计未来开采量有望上升至100万亿立方英尺。

  据悉,BP将于2014年正式展开Khazzan开采活动,2017年下旬投产,预计2018年产量将达到高峰,届时将达到10亿立方英尺/日(约合2830万立方米),这一产量相当于阿曼国内1/3的天然气需求。此外,该项目还将产出2.5万桶/日的天然气凝析油。

  近年来,国内急速攀升的能源需求,致使阿曼开始考虑从伊朗进口天然气,今年8月,该国和伊朗签署了为期25年的供气合同。分析师指出,BP对Khazzan气田算是下了血本,160亿美金的投资规模,相当于阿曼每年经济产出的1/5,开发成功与否对阿曼经济至关重要。

  BP首席实行官罗伯特·杜德利表示:“该项目是BP天然气产业长期投资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,大家有信心通过开发Khazzan气田,为阿曼能源经济带来正面影响。”

  阿曼石油和天然气部长穆罕默德·艾尔鲁姆希对此次合作也予以了肯定,称“Khazzan是阿曼最大最新的上游项目,得到BP的助力,阿曼在接下来10年间有望实现能源供应增长的目标”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评论称,致密气和页岩气作为两种重要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,已经逐渐成为天然气产量的主要增长点,如果在阿曼成功钻取致密气,BP将成为引领波斯湾和北非地区非常规天然气开发的先锋。

  不过,项目成功的关键在于天然气价。瑞士信贷分析指出,关键的症结是阿曼国内的低气价,这会成为BP“压力山大”的主因。目前,针对阿曼电力市场的天然气价格约为1.5美金/千立方英尺,而BP开发该致密气田所需的成本价至少4-5美金/千立方英尺。

  相比富裕的海湾邻国,资源潜力相对匮乏的阿曼,正在承受燃料补贴改革的沉重压力,为了减轻国民能源消费成本,阿曼政府不得不刻意压低天然气价格。不过,该国已经打算改变现状,计划2015年将国内工业天然气价格提高一倍至3美金/千立方英尺。对BP而言,这不失为一个好消息。

  深耕里海气田,剑指欧洲市场

  仅隔了一天,BP又将触角伸向了阿塞拜疆。12月17日,由BP牵头的财团和阿塞拜疆签署了一份价值450亿美金的协议,将通过扩大阿塞拜疆大型天然气田Shah Deniz的产量,新建横跨土耳其、进入希腊、阿尔巴尼亚和意大利的天然气管道,为进入欧洲天然气市场铺平道路。

  作为该项目的主要运营商,BP拥有28.8%的股份,预计最初至少投入80亿美金的资金。其他合编辑包括阿塞拜疆国家石油企业(Socar)、挪威国油(Statoil)、俄罗斯卢克石油企业(Lukoil)、法国道达尔集团(Total)、伊朗国家石油企业(NIOC)子企业伊朗国际石油贸易企业(Naftiran Intertrade),以及土耳其石油企业(Turkish Petroleum)。

  挪威国油日前将手中10%的股权以14.5亿美金的价格出售给了BP和Socar,前者分得3.3%的股份 、Socar持剩下6.7%,挪威国油在该项目的持股比例降至15.5%。

  这一出人意料的撤资举措被业内解读为“前景不明、影响回报”,挪威国油表示,该项目较企业其他投资组合回报率较低,“大家认为15.5%是最佳持股比例,此次减股践行了企业优先投资组合的战略”。

  根据协议,BP财团将在Shah Deniz气田钻新井,将年产量从目前的100亿立方米提升至260亿立方米;天然气凝析油产量有望从目前的5.5万桶/日提升至12万桶/日。

  BP透露,增加Shah Deniz气田产量,以及扩大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的基础设施规模,大概需要280亿美金的资金;而将天然气输送至欧洲所需的两条管道预计将耗资150亿—170亿美金,其中一条是通过土耳其的Tanap管道,另一条是通往意大利的TAP管道。

  除了管道,BP还打算利用船舶运送天然气,预计2018年下半年第一批扩容产量将流入土耳其,一年后销往欧洲,其中欧洲第3大天然气消费国意大利,有望得到较多产量。此外,保加利亚和希腊有望每年从中购买10亿立方米天然气。

  BP坚信,来自阿塞拜疆的天然气供应,将会降低欧洲对供气“大户”俄气(Gazprom)的依赖。鉴于这样的美好前景,财团成员一致同意将Shah Deniz项目增产分成协议延长13年至2048年。

  不过,有分析师称,具体结果有待观察,Shah Deniz扩容后的产量,仅不到欧洲总天然气消费量的1.5%,和俄气25%的供应量相比,根本是微不足道。俄罗斯媒体甚至讽刺称:“这是个仅能满足一个烧烤派对的用量。”

  BP对此不置可否,仅表示扩大阿塞拜疆油气产量,是企业产业规划的一部分,2010年墨湾漏油事故后,阿塞拜疆已经被BP定位为4个“高利润”地区之一。BP阿塞拜疆企业负责Shah Deniz项目的副总裁奥库克强调:“这将是BP未来25年的一个新收入来源。”

身上背着几十亿美金漏油罚款的英国石油企业(BP),近年来一直是“吐”得多“吃”得少。一方面是迫于股东和投资者“提高分红和股利”的压力;另一方面,资产老化和产量下降,也迫使其不得不“紧衣缩食”,择机出售非核心和低效的资产。截止到目前,BP已经剥离了370亿美金的资产。

  对于“缺钱”的质疑,BP回应称“不会将钱浪费在不值得的资产上”。日前,BP终于大手一挥,重金拿下了两个天然气项目——阿曼的Khazzan致密气田和阿塞拜疆的Shah Deniz天然气田。此番出手向业界传递出一条清晰的信息:BP要发力天然气!

  致密气田投资,占阿曼GDP1/5

  12月16日,BP和阿曼政府签署了长达30年的天然气产量分成和销售协议,前者将负责开发阿曼的Khazzan致密气田,预计项目投资约160亿美金。

  根据协议,阿曼政府拥有55%的天然气销售收入,剩余收入在扣除相关成本和税费后,BP将根据股权比例和阿曼国有石油勘探和生产企业(OOCEP)共享,后者拥有Khazzan项目40%股权。

  BP表示,过去几十年里,其在美国成功提取出致密气,将把这些经验和技术带到阿曼,将Khazzan打造成阿曼致密气开发的旗舰项目。BP还打算开发阿曼的61号天然气区块(Block 61),如果Khazzan项目进展顺利,61号区块合作开发事宜也将提上日程,OOCEP拥有该区块40%的股权,BP持剩余60%。

  早在2007年,BP就获得了Khazzan气田的特许经营权,随后展开了调研和评估工作,但该企业与阿曼政府始终无法就开发和分成达成一致,致使开发工作拖延至今。

  BP表示,将在1100平方英里的地区展开勘探工作,未来15年内钻300口井。截至目前,该企业已经在Khazzan气田投入15亿美金,包括地震测试和前期可行性钻探工作。

  根据调研结果,BP估计Khazzan目前可开采量约70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,随着勘探力度逐渐加深,预计未来开采量有望上升至100万亿立方英尺。

  据悉,BP将于2014年正式展开Khazzan开采活动,2017年下旬投产,预计2018年产量将达到高峰,届时将达到10亿立方英尺/日(约合2830万立方米),这一产量相当于阿曼国内1/3的天然气需求。此外,该项目还将产出2.5万桶/日的天然气凝析油。

  近年来,国内急速攀升的能源需求,致使阿曼开始考虑从伊朗进口天然气,今年8月,该国和伊朗签署了为期25年的供气合同。分析师指出,BP对Khazzan气田算是下了血本,160亿美金的投资规模,相当于阿曼每年经济产出的1/5,开发成功与否对阿曼经济至关重要。

  BP首席实行官罗伯特·杜德利表示:“该项目是BP天然气产业长期投资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,大家有信心通过开发Khazzan气田,为阿曼能源经济带来正面影响。”

  阿曼石油和天然气部长穆罕默德·艾尔鲁姆希对此次合作也予以了肯定,称“Khazzan是阿曼最大最新的上游项目,得到BP的助力,阿曼在接下来10年间有望实现能源供应增长的目标”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评论称,致密气和页岩气作为两种重要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,已经逐渐成为天然气产量的主要增长点,如果在阿曼成功钻取致密气,BP将成为引领波斯湾和北非地区非常规天然气开发的先锋。

  不过,项目成功的关键在于天然气价。瑞士信贷分析指出,关键的症结是阿曼国内的低气价,这会成为BP“压力山大”的主因。目前,针对阿曼电力市场的天然气价格约为1.5美金/千立方英尺,而BP开发该致密气田所需的成本价至少4-5美金/千立方英尺。

  相比富裕的海湾邻国,资源潜力相对匮乏的阿曼,正在承受燃料补贴改革的沉重压力,为了减轻国民能源消费成本,阿曼政府不得不刻意压低天然气价格。不过,该国已经打算改变现状,计划2015年将国内工业天然气价格提高一倍至3美金/千立方英尺。对BP而言,这不失为一个好消息。

  深耕里海气田,剑指欧洲市场

  仅隔了一天,BP又将触角伸向了阿塞拜疆。12月17日,由BP牵头的财团和阿塞拜疆签署了一份价值450亿美金的协议,将通过扩大阿塞拜疆大型天然气田Shah Deniz的产量,新建横跨土耳其、进入希腊、阿尔巴尼亚和意大利的天然气管道,为进入欧洲天然气市场铺平道路。

  作为该项目的主要运营商,BP拥有28.8%的股份,预计最初至少投入80亿美金的资金。其他合编辑包括阿塞拜疆国家石油企业(Socar)、挪威国油(Statoil)、俄罗斯卢克石油企业(Lukoil)、法国道达尔集团(Total)、伊朗国家石油企业(NIOC)子企业伊朗国际石油贸易企业(Naftiran Intertrade),以及土耳其石油企业(Turkish Petroleum)。

  挪威国油日前将手中10%的股权以14.5亿美金的价格出售给了BP和Socar,前者分得3.3%的股份 、Socar持剩下6.7%,挪威国油在该项目的持股比例降至15.5%。

  这一出人意料的撤资举措被业内解读为“前景不明、影响回报”,挪威国油表示,该项目较企业其他投资组合回报率较低,“大家认为15.5%是最佳持股比例,此次减股践行了企业优先投资组合的战略”。

  根据协议,BP财团将在Shah Deniz气田钻新井,将年产量从目前的100亿立方米提升至260亿立方米;天然气凝析油产量有望从目前的5.5万桶/日提升至12万桶/日。

  BP透露,增加Shah Deniz气田产量,以及扩大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的基础设施规模,大概需要280亿美金的资金;而将天然气输送至欧洲所需的两条管道预计将耗资150亿—170亿美金,其中一条是通过土耳其的Tanap管道,另一条是通往意大利的TAP管道。

  除了管道,BP还打算利用船舶运送天然气,预计2018年下半年第一批扩容产量将流入土耳其,一年后销往欧洲,其中欧洲第3大天然气消费国意大利,有望得到较多产量。此外,保加利亚和希腊有望每年从中购买10亿立方米天然气。

  BP坚信,来自阿塞拜疆的天然气供应,将会降低欧洲对供气“大户”俄气(Gazprom)的依赖。鉴于这样的美好前景,财团成员一致同意将Shah Deniz项目增产分成协议延长13年至2048年。

  不过,有分析师称,具体结果有待观察,Shah Deniz扩容后的产量,仅不到欧洲总天然气消费量的1.5%,和俄气25%的供应量相比,根本是微不足道。俄罗斯媒体甚至讽刺称:“这是个仅能满足一个烧烤派对的用量。”

  BP对此不置可否,仅表示扩大阿塞拜疆油气产量,是企业产业规划的一部分,2010年墨湾漏油事故后,阿塞拜疆已经被BP定位为4个“高利润”地区之一。BP阿塞拜疆企业负责Shah Deniz项目的副总裁奥库克强调:“这将是BP未来25年的一个新收入来源。”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