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真人平台娱乐

革煤炭的命or煤炭革命?

2015/5/21 9:59:02??????点击:
限产、降价,雾霾污染、环境破坏……近年来,不管是市场动向还是民间舆论呼吁,“去煤化”的声音此起彼伏,似乎煤炭的命就要被革掉了。果真如此吗?其实不然,只要站在我国大能源观下思考这个问题,就会发现所谓的“去煤化”只是见风就是雨式的武断,而非深思熟虑通盘考量的明智主张。

  误解: 煤炭并非引发

  雾霾的“带头大哥”

  我国引发雾霾的原因比较复杂,但从最近的研究成果看,我国雾霾和空气污染并非都是煤炭惹的祸。环保部联手中国科学院、中国工程院在4月1日全国环境监测工作现场会上公布的研究数据显示,机动车、工业生产、燃煤、扬尘等是当前我国大部分城市环境空气中颗粒物的主要污染来源,约占85%—90%。其中北京、杭州、广州的首要污染来源是机动车,石家庄、南京的首要污染来源是燃煤,天津、上海、宁波的首要污染来源分别是扬尘、流动源、工业生产。而在北京的污染贡献中,机动车、燃煤、工业生产和扬尘分别占了31.1%、22.4%、18.1%和14.3%。如此来看,石油才是北京雾霾的罪魁祸首,而把雾霾全部“归功于”煤炭,则有失公允。

  剖析: 革煤炭的命

  只会要了中国经济的命

  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达60%以上,火力发电在我国能源结构中占比近70%。以煤炭为主体能源是中国能源的基本国情,脱离这个基本国情谈能源改革都是百无一用的空言无补。

  我国能源资源的特点是“富煤贫油少气”,煤炭一直都是中国经济性价比最高的助推器。要想“去煤化”,不妨先算算账。就以燃煤发电来说:第一,燃煤发电的确存在污染,但燃煤发电污染治理成本并不多高,而且比更换为天然气发电要便宜得多,目前燃煤发电机组超低排放已经可以达到天然气发电排放限值,每度电成本仅需增加0.02元,而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就要比燃煤发电每度电最高高出0.35元。如果全部更换成石油、天然气发电,电的使用成本至少翻三番。第二,目前风能、太阳能等多种新能源的开发正在全国风生水起,且不说这些新能源有它们特有的生态环境问题以及更重要的稳定性、可靠性问题,仅仅从投入产出比来说,这些新能源的投资少则千万,多则上亿,但他们却根本解决不了我国能源的短缺的问题,性价比并不高。“去煤化”显然是一笔“蚀本的买卖”。

  即便不考虑成本,“去煤化”也是不可能实现的。如果将能源按照热值统一计算的话,1吨煤相当于800多立方米天然气,2吨煤相当于1吨石油,也就是说2014年我国一年的石油和天然气总产量,仅相当于6亿吨左右的煤炭,所有的其他清洁能源生产总量不过相当于2亿多吨商品煤,而2014年全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为42.6亿吨标准煤。毫无疑问,“去煤化”是不符合中国国情的空想,革了煤炭的命,就是革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命。

  如果把眼光放到全世界范畴去考虑“去煤化”的问题,也是非常荒谬的。数据统计,世界原油产量43亿吨,世界原油储量仅2358亿吨。假如我国弃煤改用石油、天然气的话,我国将消耗掉世界石油的一半多,而世界原油产量需要达到60多亿吨。这不仅是革中国经济的命,也会革了世界经济的命。

  观察: 煤炭正成为

  世界能源之王

  实际上,煤炭一直是世界能源的主体,而且在很多发达国家,煤炭正成为越来越受重视的资源。

  迄今为止,全球经过三次能源革命——石油革命、核能革命和新能源革命,但研究数据显示,无论世界各国的政策怎么变,煤炭的比率没有变化,100年来,3次能源革命后,煤炭依然是全球最重要的基础能源之一,占比仍达到30%。而且相对于石油来说,煤炭在世界能源利用中的影响力正在逐步提升。据国际能源署数据预测,燃煤发电厂提供了世界2/5的电力。在过去10年里,世界2/3的电力增长来自于煤炭。按照这个速度,到2017年,煤炭就将能够和石油匹敌,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一次能源来源。

  一向重视环保和效率的日本是世界第二大煤炭进口国。而自福岛事件之后,日本煤炭的消耗量持续上扬。2015年4月11日,日本内阁批准了新的能源计划,提出煤炭是重要的长期能源,赋予核电和煤炭一样的在能源策略中的重要地位。而投资昂贵的风电、太阳能和地热等新能源却未被提及。

  在可再生能源开发最领先的德国,煤炭依然占据着重要的能源地位。据德国《明镜周刊》报道,本应该减少的煤炭发电量在2013年达到了自1990年以来的最高值。数据显示,1990年德国的煤炭发电量为1771亿千瓦时,当时很多前东德(DDR)的煤炭发电站还没有停止使用。随着能源转型的推进,煤炭发电量本应逐年减少,但现实情况是,2013年德国的褐煤发电量达到1620亿千瓦时,创下自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纪录。而德国煤炭进口商协会(VDKI)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4年德国硬煤进口量创纪录高位,达到5,620万吨。

  即便是在石油、天然气资源丰富的美国,煤炭也同样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受到“页岩革命”美国煤炭在整体能源利用中占比下降,但据美国环境保护署(EPA)预计,到2020年燃煤发电依然会占据美国电力供应的33%。若非页岩气,煤炭在美国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还会更大。

  出路: 煤炭也可以清洁利用

  既然煤炭的命革不得,也不能革,而煤炭的污染问题又确实存在,那么解决之道是什么?

  习大大总书记在去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,阐述了“四个革命、一个合作”的能源国策,即“推动能源消费革命,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;推动能源供给革命,建立多元供应体系;推动能源技术革命,带动产业升级;推动能源体制革命,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;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,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”,其中强调要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,着力发展非煤能源,形成煤、油、气、核、新能源、可再生能源多轮驱动的能源供应体系。

  而国务院办公厅在颁布的《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(2014-2020年)》中提出:“坚持‘节约、清洁、安全’的战略方针,加快构建清洁、高效、安全、可持续的现代能源体系”,其中“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”成为了主要任务中的第一个任务。由此可见,煤炭的清洁高效开发利用已经成为国家能源发展的重要方针政策。

  实际上,煤炭的清洁开发利用在行业内正持续推进,燃煤发电已可以达到“近零排放”(天然气发电大气污染物排放限值:烟尘5mg/Nm3、二氧化硫35mg/Nm3、氮氧化物50mg/Nm3)的新标杆。2014年6月25日,神华国华舟山电厂4号机组作为国内首台新建“近零排放”燃煤机组投产。8月15,京津冀首台“国家煤电机组环保改造示范项目”——神华国华三河电厂1号35万千瓦机组“近零排放”环保改造通过验收。而有着世界上最绿色火力发电厂之称的上海外高桥第三电厂,自2008年投产以来不断刷新和改写着世界纪录,除烟尘排放外,其他的排放水平均优于燃气电厂排放限值。其中,被认为对PM2.5贡献最大的氮氧化物排放水平更是只有天然气排放标准的1/3左右。

  实践证明,煤本身不是污染物,只是不清洁的使用才造成了污染,只要运用先进的科技手段,煤炭一样可以成为清洁、环保的能源。正如《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(2014-2020年)》所写那样:“制定和实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规划,积极推进煤炭分级分质梯级利用,加大煤炭洗选比重,鼓励煤矸石等低热值煤和劣质煤就地清洁转化利用。建立健全煤炭质量管理体系,加强对煤炭开发、加工转化和使用过程的监督管理。加强进口煤炭质量监管。大幅减少煤炭分散直接燃烧,鼓励农村地区使用洁净煤和型煤。”就能进一步推动煤炭的清洁利用。

  煤炭正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浪潮,清洁利用煤炭,开发煤炭,不仅需要国家政策和财力的支撑,也需要每一位煤炭人的不懈努力,还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与监督。我相信,煤炭行业的第二个黄金十年会大踏步走来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